DC、荻琛

×

怎么就茫了
想到就来补个档(很随便

×

湾家
全职、盗笔、琅琊榜
王叶、叶王、喻王、王喻
叶喻、喻叶​​、叶江、林方
叶方、包叶、all邪、西湖组
靖苏、蔺苏、景豫
忘羡

[百日王喻][Day 48]你说,好吗?


  ➤OOC可能

  ➤嗯?你问我我在写什么?

  ➤我说我也不知道。 (。

  ➤是王喻、是王喻、是王喻




  从热恋的黏腻中冷下来只是瞬间的事。沉默像是眨个眼就突然迎面扑来绕在身边怎么赶也赶不走的飞蚊。


  就如同王杰希意识到时,他与喻文州已经两个星期没有除了基本问候以外的交谈。


  原先那些即使相隔两地、处在不同的生活环境却怎么说也说不完的废话,可以让他俩整天挂在QQ窗或短信上,一来一往回个没天没地。


  如今开头说个早安,再下一句便是晚安。


  微草队长瞪大他的双眼紧盯萤幕不吭声,让收好行李准备离开队上回家过夏休的高英杰杵在门口发愣,到底是该上前打扰他队长礼貌性的问候声,还是轻轻地来悄悄地走……?尔后高小魔道学者选择后者,轻声掩上门留他家队长一人在训练室里。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王杰希想。


  他抬起闲置已久的手,点上不知道盯了多久的视窗,键入讯息。


  『文州,夏休第二周,有空吗? 』


  ◆


  「文州。」

  「嗯?」

  「你倒是多踩点啊……」

  「我这不踩着呢?」

  「不,我是说……算了。」


  王杰希暗骂怎么在排程时把一切想的太完美,惹得自己现在在艳阳下挥汗如雨,骂归骂,他仍认命地踩着协力车踏板,带着人前往下个目的地。


  虽说平常也不是真的成天宅在室内里打游戏,战队为了队员健康,仍有安排其他户外锻炼,但做这整天的体力活,加上身后那有一脚没一脚踩转踏板的喻文州,让王杰希光是要扶住龙头稳住重心就要花两倍的力气,身体自然是吃不消。


  他尝试出声喊后头的自家恋人,看看对方是否会察觉自己的难处而出点力气帮忙,但对方好似没读懂他话中的意思,理所当然地回答,他干脆地闭起嘴,闷着继续向前。


  毕竟这次出游计画可是自己向对方临时提起的。


  虽然在王杰希发出讯息没多久便收到喻文州的回覆,但他知道对方可不是成天没事做不预先计画好假期的人,肯定在哪处推托了什么吧。


  就是太鲁莽了。王杰希想。


  不管是对喻文州的邀约,还是行程的安排,又或者是陷在这段感情里的自己。


  ◆


  王杰希蹲在协力车后方上好锁,有些嫌弃地皱眉看自己沾上污垢的双手,起身打算找个地方洗手。


  然而,比摆在前篮的水瓶要先映入他眼帘的,是喻文州那有些苍白的脸庞。


  王杰希抬起手本想牵住人,但自己手上还沾着轮胎上脏污,他悻悻然地收回手腹诽着自己的无用,担忧地开口:「怎么了?不舒服?」


  喻文州听见问句,仅是淡漠地抬手盖住眼眸,轻声地回应:「就是有点晕,可能晒过头了,没事的。」他捏了捏眼角,随后朝人露出笑容,将摆在前头置物篮里的水瓶递给人。


  王杰希小声地道了谢后接过水瓶,将双手冲了干净后背起包,在原地忖度了会再次开口,「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不。」正瞧着远处海岸线的喻文州几乎是马上打断了未完的话,「这里很好。」他转回来冲的人笑,「没事的。」


  面对恋人那双一并笑起来的眼眸,王杰希在心里无声地举了白旗。他凑上前,从包里抽出折叠伞撑了开,尔后重新牵起方才未牵上的手,看向一脸欲对他发难的喻文州。


  「我承认撑伞踏浪是挺蠢的。」王杰希无所谓地耸了肩,尽可能真诚地眨着眼,「但多少遮点阳……」


  王杰希猜,也许是自己那对他人评价毫不在意的表情说服了他,又或许是他早已迫不及待地想瞧瞧海边的景色,喻文州没再开口,仅是回握紧被扣住的手,挨着人的掌心,跟随步伐。


  太好了,总算做对件事。王杰希心想。


  但喻文州心里真正的想法是什么,他未曾知道。


  ◆


  踏上被艳阳照到发烫的热沙,即使脚底有层塑胶隔绝热源,喻文州仍觉得自己像踩在块烧到发红的铁板上,他挣脱开恋人的手,加快步伐闯入阵阵浪涛侵袭的范围内。

  当然,他没忽略那在自己离开温热掌心及阳伞的庇护后响起的惊声与呼唤。


  那人总是太多虑了。喻文州想,他发泄似地踩破随风卷上来的白色浪花。


  这么说吧,王杰希是个极其温柔的人,尤其是在他珍视的人事物上。但正因为过份温柔,对喻文州来说,王杰希是个极为残酷的人。


  他总是擅自猜测别人的心思,做最坏的打算与决定后立马付诸行动,即使自己受到伤害也不说,仅是一味地忍耐。


  就如同为了团队,他收起自己那最舒适的魔术师打法,带着微草走上巅峰。


  就如同为了身为恋人的喻文州,总是一退再退为人设想个千万遍后才有所行动。


  王杰希为了身边所爱的一切,硬是将自己伪装成巨人的肩膀,扛下身边所有颠簸。


  喻文州并不想否认这样的王杰希,他知道正因为对方有这样的特质,自己才会被那值得依靠的身影吸引过去。


  只是喻文州并不希望只是自己去依靠对方。


  感情是互相的,而非一方全力付出,一方予取予求。


  他希望自己能成为那人的避风港,希望对方能在自己面前表现那在责任背后软弱的自身。


  不过每当他试着婉转地向对方表达这想法时,那人总像雷达失灵地怎么读也读不到他这块心思。


  喻文州可愁了。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他想。


  ◆


  王杰希并没有让喻文州脱离伞下的阴影太久,在喊出名字对方却毫不搭理自顾地踩水时,他脑子一热便上前抓住空闲的手,要把人带离海边。

  而被拉的喻文州则是拼了命跟他唱反调。


  「文州别这样……喂!」

  「不,你才别这样。」



  喻文州几乎是使劲了全身的力气把人拉进海水里,王杰希则是死命抓着他的手臂往自己怀里压,他们在彼此手上拧出几道显眼的红痕。


  直到看见对方脸上都沾满水挂着几条如海带的发丝后,他俩才静了下来,安静地坐在水里对望了几秒。



  「噗……抱歉。」盯着瞪向自己一脸茫然的那双大小眼,喻文州率先笑了出来,他抬手拨开遮在那人左眼上宛如装饰刀疤的浏海。


  那人沉默着,但眼神流露出的情绪是喻文州再熟悉不过的担忧,他一边小心地起身不让吸饱水的布料泼的人一身湿,一边轻声地对人道:「我没事,真的没事。」


  喻文州踏回干燥的沙滩上,脚底再烫似乎也没那么重要了。

  比起拐弯抹角的互相猜忌,也许他俩更适合直来直往。


  「我只是希望,你能多依赖我一点。」他对仍跌坐在水里的人伸出手,用他那连同嘴角一并笑弯的眼眸盯着人,「好歹我也是个男人呀杰希大大。」


  尔后喻文州被王杰希拉进水里狂吻到窒息乏力,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也许还是得矜持点。喻文州想。




  Fin.


评论 ( 20 )
热度 ( 31 )

© 王爸爸的變色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