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荻琛

×

怎么就茫了
想到就来补个档(很随便

×

湾家
全职、盗笔、琅琊榜
王叶、叶王、喻王、王喻
叶喻、喻叶​​、叶江、林方
叶方、包叶、all邪、西湖组
靖苏、蔺苏、景豫
忘羡

[王叶深夜60分]玫瑰与梦


  ➤OOC可能

  ➤欢迎捉虫

  ➤一如既往的不造我在写什么

  ➤老王坏掉(其实应该都坏掉了#

  ➤然后我似乎没赶上RRRRR





  他时常做这么一个梦。

  梦里他将玫瑰小心地罩在玻璃盖里细心呵护。

  玫瑰向往并依赖着他,而他则极其所能地爱他的玫瑰。

  他们生活在只有两人的世界,没有人来也没有人能来打扰。

  偶尔,他的玫瑰会别扭地抬起姿态嘲讽,他则会掀开罩子,轻抚后给予一吻,平缓玫瑰的小情绪。


 

  王杰希睁开双眼,缓个神后起身,拉开房内唯一一扇窗的窗帘,吵杂的鸟叫声随阳光穿进房内,床上的另一人拉高被角不满的翻了个身,像是用行动抱怨那些早晨里总是无法安静下来的鸟儿。看见人的举动他淡淡地笑了会,随后走出房间梳洗后,进了厨房准备早点。

  在清理完烹调工具后,仍不见卧房里有动静,他瞥了眼时钟,将餐点放进保鲜盒里,留张纸条便出了门。

 


  然后,他驾着车驶去隔了自己家有两个区的别墅规划地,停进其中一幢房里的空荡车库。

  像回到自己家里似地,他从包里拿出另一串钥匙,提着方才再路上顺道买来的食材,熟门熟路地进了屋内。


 

  似空无一人的别墅万籁俱寂,他将随身物品放置于客厅的沙发上后弯进厨房,将带来的生鲜蔬菜和肉品冰进冰箱,另外拿了吐司放入烤箱烤热,开了火煎了蛋和培根,按下咖啡机冲了壶热咖啡……

 


  在清理好锅具时,别墅二楼传来细小的碰撞声,他扬起笑容,擦干手上沾到的水珠,走出厨房到了储藏柜里拿出医药箱,踏上通往二楼的木制楼梯。


  穿过不大的走廊,最后脚步停在主卧房前,他敲了敲门知会了声,掏出口袋里的钥匙,开了门。


  看见里头跌坐在床边地毯上的男人,将门掩起并锁上,他才朝人走了过去。

  对方见他来,原先就不怎么高兴的表情又透露出更多哀怨,本挣扎着要站起来的想法也作罢,瘫软身子任来者割宰。


   王杰希像是对待易碎品般将人抱起,放回柔软的床上。随后掀开对方未扣起的衬衫,小心翼翼地为那人身上的零星紫红伤口上药,顺带揉了揉对方无力的腰际。


   对方早习惯已久似地,干脆往床上趴好任人按着。

  什么都不说终究不是那人的个性,即使脸闷在枕头里换作是其他人并无法理解到底说了什么,但他仍旧开了口,他知道王杰希会懂。


   听见对方的抱怨,王杰希正好结束了手边的工作,帮对方拉起被角盖住偏白的肌肤,悄声地回覆:「谁让你如此诱人。」


  见对方没回应,王杰希拍了拍人后起身,提着医药箱往门口走去,「我做了早餐,等等拿上来给你。」


  而当他掏出钥匙开启房门时,他听见床上那人发了声。


   「我想去楼下吃。」男人踢开被单,晃了晃脚腕上的脚镣,铁链磨蹭着床柱发出刺耳的声响。


  「不作怪,就可以。」王杰希挑起眉,轻声回道。


  「你都把哥关在这多久了?」……逃跑什么的早放弃了。


   「好。」王杰希走回人面前,在男人额上落下一吻。

 


  他时常做这么一个梦。

  不分白天黑夜。

  而他的玫瑰,今天依旧娇艳欲滴。


  Fin.


评论 ( 6 )
热度 ( 28 )

© 王爸爸的變色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