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荻琛

×

怎么就茫了
想到就来补个档(很随便

×

湾家
全职、盗笔、琅琊榜
王叶、叶王、喻王、王喻
叶喻、喻叶​​、叶江、林方
叶方、包叶、all邪、西湖组
靖苏、蔺苏、景豫
忘羡

【第80天/叶王】Signal

  ➤OOC可能、欢迎捉虫

  ➤有点标题强迫症(#

  ➤自己设开心的特警paro



  应组长命他在白天时先来勘查的要求,王杰希备好了勤务用具,将车停放在隔着一街区的勤务用停车格里,整好装向目地的前进。


  他来到接获线报所称的暗巷,在近三十八度艳阳照射下,狭窄而曲折的巷子却仍是没什么光线可言。地雷告诉他们扫黑小组,这里是近期黑市交易区,从地图上来看,这条窄巷一路通往港口后码头,该区不同于前码头是放满运输装集箱,而是一些废弃与私人作仓库用的货柜。


  对了下表,他在小册子上记录到达时间,随后踏进那条昏暗的巷子里。兴许因为是大白天,整条巷子并没有什么人的气息,脚下水泥地虽脏乱,但并不影响人在里头走动。

  巷子似乎是经过特别设计,走个五来步便至少会遇上一个转角、或是一扇旁边建筑物的门,后方瞧不及前方,是个非常适合隐蔽与偷袭的地点。


  起初巷口因上头没什么遮蔽物而能看清楚,但在拐过几个弯、王杰希心理推测约是走到中段时,上方的遮蔽物已经让巷里无法清楚地看见前方。

  正当他往自己腰上探想拿出手电筒时,余光瞥见前方转角似乎有个人影迅速窜过,他立马崩起神经,压低姿态,将原先安在手电筒上的手改放在枪套位置,猫步向前。


  直到转角他停下脚步紧靠墙壁,尝试用听觉去确认前方是否有人存在,虽直觉告诉他自己不大对劲,但传入他耳里的情形,在受训内容中所教导的判断下是没有人存在的,想着也许是自己多虑,他放松下来,掏出手电筒打算继续前进。


  而在他弯过转角的那一刹那,手上光源迅速地被人截断打落在地,在王杰希马上抬手反击时却被那人迅速拆招与钳制,整个人被拖进转角处的一道门里。


  那门后只是个一坪大的小空间,他被反压在墙上,两手桎梏在后方,脸磨蹭至不平的水泥墙面而划出些许伤口,正想着要反手抠上枪套的王杰希,听见那人开了口。


  「行不行啊杰希大大?」

  「……你混帐。」


  后方的人听见他回覆后轻笑了声,随后松开人的手让人恢复自由。王杰希转了转方才被反折的手腕,在狭小的空间里勉强转过身与人面对面,看着对方笑得一脸嘲讽,就泛起了拿枪托往那人脸上砸一砸的念头。


  但在他还没着手实行前,对方先栖了上来,换了个方式重新将他压在墙上。

  「你这是袭警。」

  「警察大人,我难道不行看看自己爱人的伤口?」

  「……也不想想是谁干的。」


  那人莞尔,秀丽指尖轻抚过王杰希脸上刚划出的伤口,擦掉上头些微血渍,尔后又从口袋里拿出灌药膏,替人在伤口上涂了层。


  「这可是咱们队里的宝物,你可得好好感谢我。」

  晃了晃手中的药,王杰希看他将药膏塞进自己胸前的制服口袋,还细心地帮他把钮扣扣上。不清楚这人到底在玩什么把戏,想挣脱开束缚送人一拳头,却又再次在未实施念头前,被人打断了所有动作。


  叶修直接吻了上来,轻易地撬开牙关与之缠绕,随后转为激烈,直探索他嘴里每个角落,打乱他的呼吸,好似欲望激烈、难以割舍。

  但王杰希知道,这举动对他来说,是代表愤怒与警告。


  果不其然地,在叶修离开他的唇瓣后,原先那双饱含着柔光眼神转为肃杀。

  ——你别淌这趟浑水。


  ◆


  王杰希眉头深锁,重重地阖上刚完成的报告书,把进门欲收取文件的新人高英杰吓了跳。

  「队、队长……」

  「……抱歉。」

  揉了揉眉心,带着歉意将公文递给高英杰,对方见他心情不太美丽,是立马收了文件迅速走人。他松开紧绷的身子,靠上椅背呆望着天花板。


  在那警告之后叶修没让他问更多也没把事情说清楚,直接头也不回地离开,并且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在王杰希回到局里时便收到退出该次行动的命令,转为在局待命。


  而原定行动时间过不到半个小时,当局收到现场传来行动失败与救助支援的消息。在王杰希赶到现场时,原先那条巷子两边的建物漫着浓烟大火,赶来灌救的消防车正努力灭火。稍早他刚进过的巷子已一片焦黑,貌似是被数个小型爆裂物炸过,救护人员不断的从里头抬出他们扫黑组的行动小队队员。


  周边刺耳的笛鸣与吵杂的呼救顺间皆无法入耳,只有那句话,像是隔绝了周围的所有一切,在他脑海里嗡嗡作响。

  『你别淌这趟浑水。 』

  他早该知道在那条巷子里见到身为特务组之首的叶修就应该改变行动,但特务单位只阻止了他个人而非整组,这是王杰希一直摸不透的地方,按特务单位的情资,不可能不知道他们小组有这次行动。

  除非扫黑组被他们作为诱饵,而叶修私自将他排除在外……

  想到这,王杰希是特别火大,他气叶修,也气自己的愚蠢,眼睁睁地看着伙伴送死。


  迟迟赶来现场的扫黑组组长,满脸倦容地走向王杰希,只给了他一句话:「特务单位接手了叫我们不准动。」


  收到上头发下来的命令,他们组也只能乖乖遵守暂时停止扫黑行动,不同于特务组的自主形式,他们只能按体制与规定来行动,这倒也给伤兵争取到修养时间。身为组里小队长之一的王杰希因突被临时排外,仅需交篇报告而未因行动失败被另外惩戒。


  想着这几天也没瞧见叶修的影子,王杰希阖起干涩的双眼轻叹口气。

  不知那人是否有从爆炸中脱身。

  经过这次行动,他实在无法忽视那有关特务单位最近正在进行大肃清的传闻。


  王杰希缓慢地起身,穿上外套出了警局,开着私用车往小队成员在的医院驶去。


  ◆


  王杰希提着顺路带上的宵夜,在经过护理站和护理师们打个照面时,接到小队成员被换病房的消息。

  他突然忐忑起来,打听到位置后立马前往,一直到高级病房区的房门前才想起自己今天并没有配枪,行动过于草率且鲁莽。站在房门口冷静了会,他决定先判断形式再决定要不要请求后援,王杰希将笨重的病房门悄悄地开了个小缝打算探听房里的动静。


  「喔?来了啊。」

  「什么?」

  「你队长来了。」


  这会儿王杰希倒是毫不避讳地打开房门踏入室内,随手将宵夜一放,就直瞪坐在病床旁、一脸悠哉的那人。

  「大眼儿别这么热情的盯着我啊,队员在看。」

  「叶神,我想队长那并不是热情……」因右腿骨折而被固定在床上无法动弹的刘小别,脸上有着大写的尴尬,挂病号的队员那么多,这扫把星叶修大神偏要找他开刀。现在得了,一个是他队长,一个是特务组的传说,夫妻吵架这种事在他面前发生他……刘小别给自家队长的大小眼瞪了下便停止脑补。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会,王杰希脑子里有一堆问题想质问眼前这人,但叶修那张嘴他管不住,只怕开口问了,对方就会在刘小别面前把什么都摊出来,待在着并不是个好选择,于是王杰希上前拉了人的手腕就走,留下想当作什么也没瞧见的刘小别孤伶伶地在空荡的单人病房里,干巴巴地盯着他家队长放太远他勾不着的慰问宵夜。


  拉着人的王杰希并没有走远,拐出病房区的走廊后,也不管他拖住的人是否跟上,直走向角落最偏僻的楼梯间。

  座落与角落的楼梯因不常使用而未开启照明,以致于在掩上安全门、隔绝走廊灯光后,两人视线皆归于漆黑。


  王杰希并不温柔地将人手反折压制在墙上,宛如当日他们在暗巷的相遇,只是立场对调了般。

  「行不行啊叶修大大?」

  叶修下巴抵着墙面,听见后头传来的问句不禁失笑,有余的回答:「你知道我行。」


  王杰希瞧人的态度更是恼怒,发狠似地往人腰上揍了一拳。

  「嘶--大眼我那天可没这样啊,你打我后腰要是肾亏了你怎么办?」叶修用因被揍而松脱的双手捂住腰部,咬着唇转身面向人抱怨。

  在墨黑的环境下,王杰希自然是看不见那在被他揍后旋即发白的唇瓣,只是忿忿地开口:「下次再这样,我就离开。」


  叶修一听可觉得不妙了,他抬手抓住对方两臂,察觉到眼前这人轻微地发颤的肩,便立马将人揽入怀中。

  「没有下次了。」他靠在对方的肩上,褪去方才的玩笑态度,舒了口气,缓慢而平静地在人耳边说道,「都结束了,我自由了。」


  「真的?」

  「嗯。」


  王杰希这才放软姿态,双手回攀上人腰际。

  但触及到的衣物并非如同方才他泄恨揍人时那般干燥,尔后才发现在充满消毒水味的空气中掺有那么些铁锈味,王杰希想拉开距离,却被人搂的紧实。


  「方才那一下,处理过的伤口裂了而已,无妨。」叶修圈住那比他稍为高些的身板,埋在人颈项间嗅着对方身上令他流连忘返淡薄荷味,「让我靠着休息一下就好。」


  「笨蛋。」这次可得逼人好好养伤,王杰希暗自腹诽,手倒是安份地回圈住人。

  反正也不急于一时,退休的日子长着呢。


  Fin.


  @待陌上花開時 要后续找他(#

评论 ( 2 )
热度 ( 32 )

© 王爸爸的變色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