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荻琛

×

怎么就茫了
想到就来补个档(很随便

×

湾家
全职、盗笔、琅琊榜
王叶、叶王、喻王、王喻
叶喻、喻叶​​、叶江、林方
叶方、包叶、all邪、西湖组
靖苏、蔺苏、景豫
忘羡

[叶王][老夫老妻30题]一时兴起的419 Play

  ➤OOC可能、欢迎捉虫

  ➤老夫老妻30题之16——一时兴起的419 Play



  王杰希毫无印象自己是什么时候被人押上床的。

  他只记得自己原本在家等那被兴欣老战友们拖去续摊的人回来,门铃在他困了打算要去睡时响起,然后他看着那被魏琛和方锐搀扶回来的叶修发懵,两人喊了几声,将意识不清的人丢给他后就走了。

  『才刚续摊,只不过是吃颗酒心巧克力就倒在那了。 』

  『我们可真没灌酒啊小王队长,老叶就交给你了啊。 』


  撑着瘫软的人身上满满酒味,要说没灌……王杰希姑且是相信的,他不是没瞧过叶修的酒量,一杯即醉倒,可是出了名的,全身的酒味估计是其他人喝得给沾上了,只是一颗酒心巧克力能造成什么效果,他可没见过。


  「……这哪呢?怎么随便把我丢在旅店就走了呢这群人。」正愁着要如何把人抬回房里,恰巧靠在他肩上的人茫茫发问,王杰希没好气地开口:「你能花点力气走吗?」


  「哟,这店还有特殊服务啊?」他听见叶修轻蔑地笑了起来,原先瘫软的双手是精神得很,从后头探入衣摆上下其手,搔得王杰希是左弯右闪。


  怎么,这算是醉一半吗?

  王杰希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人突如栖上的双瓣堵去了意识,不知是被人身上的酒味给迷晕了些,还是因被吻别的缺氧而身不由己。


  待他回神时已经被人钳制在床上,衣物散落在通往主卧室的路途,那人一手把持着挺立的命根不给发泄,自顾自欢快地在胸膛上作文章。


  这回他才意识到叶修从头到尾都没醉。


  「……狡猾。」憋着嘴里的呻吟他勉强凑出两个字,听见他的驳斥,叶修抬起头,瞧着王杰希不同与嘴上的诚实脸庞,眼角擒着生理分泌的眼泪,染红的肌肤吹弹得破,好比胸前被他玩弄的那两点缨红,叶修舔了舔嘴角,朝人稍大的那眼眸吻上,「承蒙夸奖,艳丽的大小眼先生。」


  王杰希眯起眼盯着那笑得嘲讽、却又好像在夸耀自己成功提早逃难回家要求奖励的脸,他无奈地攀向叶修的肩头,边想着下次要提醒兴欣把人灌得严实点,至少人晕了,他还可以好好睡个觉。


  不过看在他是为了早点回来的份上,这次就饶了他吧。


  「……给我。」

  「遵命。」


—————————————————————★


希望我不用外连


评论 ( 1 )
热度 ( 29 )

© 王爸爸的變色片 | Powered by LOFTER